用電用戶 | 供應商 | 求職者 |  傳播者 |  繁體中文 |  ENGLISH

2019年度能源行業十大能關鍵詞盤點
笃定前行 不负韶华

信息來源:南方電網報  發布時間2020-01-07

  在中國能源行業發展的進程中,2019年注定不凡——它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之年。

  在歲末年初之際,南網報集納了多家權威媒體對2019年中國能源行業盤點的關鍵詞,並輔點評,以飨讀者。

  1 关键词:平价/竞价

  平價和競價似乎是一對雙胞胎兄弟,只要出現基本是成雙成對的存在。2019年,我國風電、光伏發電政策迎來重大調整。

  2019年1月9日,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發布《關于積極推進風電、光伏發電無補貼平價上網有關工作的通知》指出,要在全國開展平價上網項目和低價上網試點項目建設;2019年5月30日,國家能源局發布《關于2019年風電、光伏發電項目建設有關事項的通知》,明確要求在積極推進平價上網項目建設的同時,各省級能源主管部門分別按風電和光伏發電項目競爭配置工作方案確定需納入國家補貼範圍的項目。這兩項政策的發布,標志著我國風電、光伏發電進入“平價上網試點”和“競爭性配置”並行的時代。

  點評:

  “平價上網”是大勢所趨,是風電光伏産業發展進程中無法逾越的“成人禮”。近年來,我國風電、光伏發電持續快速發展,技術水平不斷提升,成本顯著降低,開發建設質量和消納利用情況明顯改善。當前,風電、光伏發電正處于向“全面平價時代”過渡的關鍵時期,政策也在作出積極調整。通過“平價上網試點”和競爭性配置政策的實施,有利于發揮市場機制,促進技術進步和成本降低,實現高質量發展。

  2 关键词:降电价

  從2017年到2019年,我國實現了連續三年降低工商業電價的目標。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再次提出關于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再降低10%的要求,2019年4月一般工商業電度電價及其輸配電價降低1.92分/千瓦時,2019年7月一般工商業電度電價降低5.39分每千瓦。

  點評:

  從2015年的“擴大輸配電價改革試點”,到2016年的“降低企業交易、物流、財務、用能等成本”,從2017年的“下調用電價格”,再到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首次以定量的形式提出了“一般工商業電價平均降低10%”,再到2019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深化電力市場化改革,清理電價附加收費,降低制造業用電成本,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再降低10%”,用戶用電成本逐年降低。

  2019年,南方電網公司落實一般工商業電價再降低10%的決策部署,進一步降低用戶年用電成本170億元。

  3 关键词:电力营商环境

  2019年10月,世界銀行《2020營商環境報告》新鮮出爐,中國“獲得電力”指標得分95.4分,比上年提高3.39分,排在全球第12名,相比2019年度提升2名,爲我國營商環境總排名由第46位躍升至第31位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點評:

  世界銀行《2020營商環境報告》顯示,此次“獲得電力”指標得分排在世行營商環境指標體系十項指標首位,全球排名僅次于執行合同,呈領跑態勢,爲中國營商環境的升級優化作出了突出貢獻。近年來,南方電網公司高度重視優化電力營商環境工作,多措並舉爲用戶創造更好的用電環境,“獲得電力”指標持續向好,供電可靠性持續領跑全國,多項指標達到國際一流水准。

  從今年開始,《優化營商環境條例》正式實施,從法制層面明確了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的要求。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都在持續加大優化營商環境的政策力度,這對電網企業提出了更高要求。

  4 关键词:乡村电气化

  2019年2月1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幹意見》發布,提出全面實施鄉村電氣化提升工程,加快完成新一輪農村電網改造。南方電網公司、國家電網均提前一年完成“十三五”規劃明確的全部農網改造升級任務。

  點評:

  黨的十九大作出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大決策部署,爲鄉村振興指明了方向。“中央一號文件”對于提升“鄉村電氣化”的強調,推動了新一輪農村電網改造升級的加速完成;同時,在新能源領域,光伏由于在用戶側發電更具成本優勢,且建設周期短,還可實現與傳統農業的結合,“鄉村電氣化”的加快,也將更好地推動光伏産業在“鄉村振興”中發光發熱。

  5 关键词:氢能

  2019年3月15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吹風會,就《政府工作報告》的83處修訂進行了解讀,提出——“推動充電、加氫等設施建設”。這是氫能源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並由此開啓了2019年以來持續升溫的“氫能熱”,數據顯示,中國氫能行業在2019年上半年已實現了超過1000億元的總投資。

  點評:

  氫能作爲一種清潔、高效、安全、可持續的新能源,被譽爲“21世紀的終極能源”,其開發與利用已成爲世界能源技術變革的重要方向。目前,氫能産業發展仍處于起步階段,隨著國家政策支持和頂層設計的不斷發力,越來越多的企業將關注這一領域,産業發展也將逐步加速,並推動我國能源行業綠色轉型發展。隨著新的技術不斷問世,市場體系的日益完善,氫能在未來有望大放異彩。

  6 关键词:配额制

  2019年5月10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發布《關于建立健全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保障機制的通知》,明確按省級行政區域對電力消費規定應達到的可再生能源消納責任權重,各省級人民政府能源主管部門牽頭負責本省級行政區域的消納責任權重落實,電網企業承擔經營區消納責任權重實施的組織責任,售電企業和電力用戶協同承擔消納責任,國務院能源主管部門對各省級行政區域消納責任權重完成情況進行監測評價,將可再生能源消納量與全國能源消耗總量和強度“雙控”考核挂鈎。

  點評:

  近年來,可再生能源領域對于“配額制”的呼聲日益高漲,與國際“配額制”類似,我國的“保障機制”也是由政府制定的強制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並對可再生能源電力市場份額作出強制性規定。

  政策出台後,更重要的是執行。按照時間表,在2019年模擬運行後,2020年1月1日起全面進行監測評價和正式考核。建立健全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保障機制,有利于提高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水平,促進可再生能源開發利用,同時有助于加快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

  7 关键词:煤电联动

  2019年9月26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對尚未實現市場化交易的燃煤發電電量,從2020年1月1日起,取消煤電價格聯動機制,將現行標杆上網電價機制,改爲“基准價+上下浮動”的市場化機制,意味著我國將告別已經實行了15年的煤電聯動機制。

  點評:

  爲解決“市場煤”與“計劃電”的矛盾,2004年,我國出台了煤電聯動政策,即根據煤炭價格波動相應調整電價。近年來,我國加快推進電力體制改革,將過去執行“政府定價”的計劃交易轉爲雙方“協商定價”的市場化交易,而煤電聯動機制也失去其原本意義。取消煤電聯動機制,旨在進一步加大電力體制改革力度,加快建立市場化電價形成機制。

  8 关键词:5G

  早在2018年6月27日,南方電網公司就與中國移動、華爲聯合發布了《5G助力智能電網應用白皮書》;2019年初,南方電網公司又聯手中國移動、華爲在深圳共同完成了全國首個基于5G網絡的智能電網業務一階段外場測試,驗證了5G低時延及端到端切片的安全隔離能力。經實測,網絡端到端時延達10毫秒以內,可有效滿足電網業務需求。據報道,中國廣電與國家電網公司將在5G領域展開合作,雙方在5G方面的合作事項已基本確立。

  點評:

  智能電網是5G在垂直行業的典型代表應用之一,利用通信技術建設智能配電網是保證供電質量、提高電網運行效率的關鍵。

  《南方電網公司數字化轉型和數字南網建設行動方案(2019年版)》也明確指出,要建設基于5G的物聯網數據接入網絡,探索公司應用5G網絡的商業模式。對擁有9000多萬塊電表,還有各種智能傳感,終端規模超過萬億級的南方電網來說,“5G+智能電網”的應用勢在必行。

  9 关键词:电化学储能

  2019年以來,受《輸配電定價成本監審辦法》等政策和市場因素影響,電化學儲能首次按下增長“暫停鍵”。2019年,我國電化學儲能新增裝機量不及預期。據中關村儲能産業技術聯盟統計,截至9月底,我國電化學儲能累計裝機規模爲128.03萬千瓦,較2018年底增長19.4%;2019年1-9月,我國新增投運電化學儲能裝機規模爲20.76萬千瓦,同比下降37.4%。這與年初“今年我國電化學儲能累計投運規模達到1.92吉瓦,年增速約爲89%”的預測差距較大。

  點評:

  盡管2019年第四季度電化學儲能的數據尚未出爐,但增速放緩應是大概率事件。在2018年的高增長過後,市場進入減速調整期。

  電化學儲能的技術核心在于電池,政策、市場因素之外,儲能産品自身的不完善很大程度上制約了産業發展,集中體現在成本、安全性、技術特性等方面。隨著能源轉型持續深化和儲能技術不斷成熟、成本不斷下降,儲能有望實現規模化發展。當前,我國儲能産業尚處于市場培育期,構建市場導向的綠色儲能技術創新體系尤爲重要。

  10 关键词:数字化

  當前,以互聯網、大數據爲代表的數字革命正在深刻改變著國民經濟形態和生活方式。2019年,南方電網公司出台《數字化轉型和數字南網建設行動方案(2019年版)》。根據方案,2019年“數字南網”將初步具備對內對外服務能力,2020年將實現能源産業鏈上下遊互聯互通;到2025年,“數字南網”將基本建成。而國家電網公司印發2019年1號文件,這份定義爲“新時代改革再出發”的文件,不僅向外界釋放了電網明確的戰略轉型信號,也對“能源互聯網”有了初步論述,“泛在電力物聯網”概念亦首次出現。

  點評:

  2019年是電網企業真正全面發力“數字化”的轉型之年。上半年,國家電網成立了國網互聯網部和國網大數據中心;南方電網則成立了數字化部,作爲數字化轉型戰略的牽頭部門。總而言之,隨著能源互聯網、平台化、生態圈等成爲高頻詞,電網企業面對這場進行時的科技革命,無論是商業模式的探尋,還是技術工具的更叠,都需要加大探索力度。

  (綜合《中國改革報》《經濟參考報》等報道)